央音要聞

張洪模教授訃告

  • 作者:供稿:音樂學研究所  
  • 來源:中央音樂學院
  • 发布日期:2020-08-24 00:30:00


  讣  告

  中國共産黨黨員、音樂學家、音樂翻譯家、音樂教育家、中央音樂學院教授、前中央音樂學院音樂研究所副所長,一位對中國音樂理論建設做出重要貢獻並獲得國務院特殊貢獻津貼的知名學者,張洪模先生因病醫治無效,于2020年8月21日下午15時23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對張洪模先生的離世,我們深表哀悼!對他的家人表示深切慰問!

  中央音樂學院

  2020年8月22日


  張洪模教授生平


  张洪模先生是河北沙河人,1926年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兄张洪岛是中央音乐学院音樂學系的创建人。他从小受家庭浓厚的语言环境与音乐环境影响,显露出超凡的语言天赋。1949年,他毕业于外国语学院俄语系,从18岁开始翻译工作算起,张洪模先生从事翻译工作70余年,在祖国音乐翻译事业上一直不懈耕耘。

  張洪模先生是位多語種的翻譯家,他精通俄語、英語,而且日語、意大利語、法語和德語都有很好的基礎。他最早正式翻譯,是從日語起步的,中學時即在天津基督教青年會主持講解西洋音樂欣賞會,18歲翻譯了日文《音樂的欣賞》一書。以後數十年裏,除了主要從事俄語和英語翻譯外,還有許多意大利文獻翻譯的成果。此外,他也從事大量法文、德文的編譯和審校工作。張洪模先生的翻譯文獻涉及領域極爲廣泛,包括了作曲技術理論、音樂史、音樂美學、音樂表演藝術、作曲家研究等各個方面。


  (張洪模先生工作照)

  张洪模先生的早期翻译贡献突出体现在上个世纪50年代建国初期的翻译工作中。在上个世纪50年代,我们向西方音乐文化学习主要体现在向苏联的学习。这给了俄文非常过硬的张洪模先生难得的施展机会。为配合苏联作曲专家讲课,张洪模先生最先翻译了斯波索宾的《曲式学》,往往是在专家讲课之前,才匆忙将有关章节翻译好印发给学员。这本书的完成,是新中国音乐翻译界一项重要的大事,它是我国首部体系严谨、剖析缜密的西方音乐曲式学专著,其中一些今天耳熟能详的专业术语就是在这部专著中得以确立,如今天大家熟悉的“呈示部、展开部、再现部、三声中部、织体” 等等众多专业术语,都是由这部译著提供的,如今,这些词汇早已是作曲技术理论中最为常见的通用术语和词汇。此译著出版后,很快成为国内曲式学的教材和研究的基础文献,共再版了4次。

  在中央音樂學院作曲技術理論體系建構初期,張洪模先生的翻譯起到了關鍵作用。這時期也是他最爲活躍的翻譯時期,除了這部《曲式學》,在作曲技術理論方面他還翻譯了《交響配器法》《複調音樂》《音樂的寫法》等,今天的部分複調專用術語也出自張先生的筆下。他這時期翻譯的譯著都是蘇聯音樂院校作曲理論基礎性教科書。

  這時期,在音樂史學方面,爲配合蘇聯音樂史專家的教學,張洪模先生翻譯了《俄羅斯音樂史》《俄羅斯音樂家論西歐音樂》,以及與人合譯《西洋音樂史》《外國音樂名作》,這些也都是蘇聯音樂學院的專業教程。此外,他還翻譯了《舒伯特史料文獻》《比才日記選》等專業輔助性的文獻資料。


  (20世紀60年代的張洪模先生)

  張洪模先生不僅在作曲技術理論和音樂史翻譯方面碩果累累,他的翻譯實踐還延伸到艱深的音樂美學領域。張洪模先生曾對他的學生說過:“若能將一部學術份量較重的美學專著翻譯過來,你幾乎就是一位音樂美學的學者啦。”這正是張洪模先生自己翻譯實踐中獲得的深切體會和經驗。這時期,他翻譯了《音調論》,這是一部學術價值很大,且行文極爲晦澀的專著。美學方面,他還與人合譯了《蘇聯音樂美學問題》。此外,他還翻譯了《論音樂表演藝術》《威爾第評傳》《民歌采集須知》等。

  經曆了文革時期,改革開放之初,他影響最深遠的工作體現在綜合性《外國音樂參考資料》刊物的主編和翻譯上。這本刊物引介了國外作曲、美學、表演藝術等方面的信息,內容豐富,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外國音樂參考資料》的重要意義在于,那是一部改革開放初期艱難探索環境下的內部參考性刊物,是了解外面世界難得的窗口,因此深受國內學界和廣大青年的喜愛。在那個時代,國家的文化事業百廢待興,當時的年輕學生們可謂充滿了求知的欲望和旺盛的活力。《外國音樂參考資料》正好滿足了求知若渴的青年學子們的需求,成爲那個時代學術文獻中一個非常光鮮的亮點。

  這時期他與時俱進,在作曲技術方面先後翻譯了《格裏格的和聲研究:關于他對印象派音樂所作貢獻的探討》《20世紀的作曲技法》,這是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比較大膽地引進曾被視爲異端的西方作曲技法的兩部譯著,爲我國作曲學科的新發展起到了開拓性作用。


  (2011年張洪模夫婦生日合影)

  離休後,張洪模先生作爲文化部翻譯高級職稱評委,中國音協美國音樂研究會理事、中國翻譯工作者文學藝術委員會委員,享受國務院頒發的特殊貢獻津貼學者,仍筆耕不辍,一直沒有停下翻譯的腳步。這時期他的翻譯著作有《俄羅斯作曲家與20世紀》(此譯著填補了與蘇聯隔絕後蘇聯音樂學術研究的空白)、《歌劇經典》,以及原文歌劇腳本《鮑裏斯·戈都諾夫》《葉甫根尼·奧涅金》《爲沙皇獻身》《夢遊女》《愛斯米爾達》的翻譯等。此外,他還爲音樂愛好者編寫了《柴可夫斯基傳》《格裏格傳》等。

  難得的是,年近90,張洪模先生還主編並完成了《現代西方藝術美學文選——音樂美學》的翻譯。這是一部帶有挑戰性的專著,體現了先生不衰的敬業精神、精湛的翻譯技藝和深邃的思想。

  除了大量譯著外,半個多世紀以來,張洪模先生還在衆多刊物如全國多家音樂院校學報、《人民音樂》《中國音樂學》《音樂研究》等刊物發表大量文章和翻譯文獻。作爲學校資深的翻譯學者,他是我國專業音樂文獻翻譯教學的開拓者,爲祖國的音樂文獻翻譯事業培養了諸多優秀的翻譯人才。他治學嚴謹,對學生要求嚴格,他給學生們修改的翻譯作業使學生們歎服並日後常常提起,他將自己的翻譯經驗無私地奉獻給了年輕的一代學人。

  值得提及的是,張洪模先生的奮鬥人生充滿著對祖國、民族深切的愛,他早年在解放前夕的北京,不顧生命安危積極投身革命,加入中國共産黨,爲祖國的解放事業做出自己的努力,就充分證明了這一點:他漫長的70余年從未停止事業的腳步,爲祖國音樂文化事業貢獻終生更是體現在這一點上。


  (2018年生日,與關門弟子,黃枕宇老師一家合影)

  總結張洪模先生的翻譯道路,可以說,他的翻譯實踐從一個側面,具體生動地反映了我國作曲技術理論、音樂美學、音樂史學、表演藝術建設漫長曲折的發展曆程。爲此,于潤洋先生對翻譯家張洪模曾有過這樣的一段評價:

  “新中國半個世紀對西方音樂精華借鑒和吸收的重要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而西方音樂文獻翻譯工作對此做出了重要貢獻。這離不開我國有一支高水平的專業翻譯隊伍,而洪模同志是這支隊伍中的一位傑出的領軍人物,他對多種西方語言的精深掌握,對西方音樂文化的深入認識,行雲流水般的文采,以及他在一生工作中不懈的執著精神,使他成爲新中國音樂翻譯事業中難得的、不可替代的人物”。


  中國音樂界一位兢兢業業、譯著等身的翻譯前輩走了,他取得的事業高度,或許我們只能仰望,因爲,那是一座難以企及的音樂翻譯成就之豐碑。除了仰望和緬懷,我們還將繼承和發揚張洪模先生的敬業與奉獻精神,將先生鋪就的道路繼續延伸,並不斷拓展。

  張洪模教授千古!


  张洪模教授告别仪式兹定于 2020年8月25日上午7:00点,在八宝山殡仪馆梅厅举行(疫情期间,人员限流,望谅解)。

  聯系人:黃枕宇

  聯系電話:13651381609

  

相關附件:
相關鏈接:

? Copyright www.ccom.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京公網安備110402430057號

京ICP備05064625號

央音要聞

張洪模教授訃告

作者:供稿:音樂學研究所來源:中央音樂學院更新日期:2020-08-24 00:38:31发布日期:2020-08-24 00:30:00本欄目內容由黨委宣傳部負責維護


  讣  告

  中國共産黨黨員、音樂學家、音樂翻譯家、音樂教育家、中央音樂學院教授、前中央音樂學院音樂研究所副所長,一位對中國音樂理論建設做出重要貢獻並獲得國務院特殊貢獻津貼的知名學者,張洪模先生因病醫治無效,于2020年8月21日下午15時23分在北京逝世,享年94歲。

  對張洪模先生的離世,我們深表哀悼!對他的家人表示深切慰問!

  中央音樂學院

  2020年8月22日


  張洪模教授生平


  张洪模先生是河北沙河人,1926年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其兄张洪岛是中央音乐学院音樂學系的创建人。他从小受家庭浓厚的语言环境与音乐环境影响,显露出超凡的语言天赋。1949年,他毕业于外国语学院俄语系,从18岁开始翻译工作算起,张洪模先生从事翻译工作70余年,在祖国音乐翻译事业上一直不懈耕耘。

  張洪模先生是位多語種的翻譯家,他精通俄語、英語,而且日語、意大利語、法語和德語都有很好的基礎。他最早正式翻譯,是從日語起步的,中學時即在天津基督教青年會主持講解西洋音樂欣賞會,18歲翻譯了日文《音樂的欣賞》一書。以後數十年裏,除了主要從事俄語和英語翻譯外,還有許多意大利文獻翻譯的成果。此外,他也從事大量法文、德文的編譯和審校工作。張洪模先生的翻譯文獻涉及領域極爲廣泛,包括了作曲技術理論、音樂史、音樂美學、音樂表演藝術、作曲家研究等各個方面。


  (張洪模先生工作照)

  张洪模先生的早期翻译贡献突出体现在上个世纪50年代建国初期的翻译工作中。在上个世纪50年代,我们向西方音乐文化学习主要体现在向苏联的学习。这给了俄文非常过硬的张洪模先生难得的施展机会。为配合苏联作曲专家讲课,张洪模先生最先翻译了斯波索宾的《曲式学》,往往是在专家讲课之前,才匆忙将有关章节翻译好印发给学员。这本书的完成,是新中国音乐翻译界一项重要的大事,它是我国首部体系严谨、剖析缜密的西方音乐曲式学专著,其中一些今天耳熟能详的专业术语就是在这部专著中得以确立,如今天大家熟悉的“呈示部、展开部、再现部、三声中部、织体” 等等众多专业术语,都是由这部译著提供的,如今,这些词汇早已是作曲技术理论中最为常见的通用术语和词汇。此译著出版后,很快成为国内曲式学的教材和研究的基础文献,共再版了4次。

  在中央音樂學院作曲技術理論體系建構初期,張洪模先生的翻譯起到了關鍵作用。這時期也是他最爲活躍的翻譯時期,除了這部《曲式學》,在作曲技術理論方面他還翻譯了《交響配器法》《複調音樂》《音樂的寫法》等,今天的部分複調專用術語也出自張先生的筆下。他這時期翻譯的譯著都是蘇聯音樂院校作曲理論基礎性教科書。

  這時期,在音樂史學方面,爲配合蘇聯音樂史專家的教學,張洪模先生翻譯了《俄羅斯音樂史》《俄羅斯音樂家論西歐音樂》,以及與人合譯《西洋音樂史》《外國音樂名作》,這些也都是蘇聯音樂學院的專業教程。此外,他還翻譯了《舒伯特史料文獻》《比才日記選》等專業輔助性的文獻資料。


  (20世紀60年代的張洪模先生)

  張洪模先生不僅在作曲技術理論和音樂史翻譯方面碩果累累,他的翻譯實踐還延伸到艱深的音樂美學領域。張洪模先生曾對他的學生說過:“若能將一部學術份量較重的美學專著翻譯過來,你幾乎就是一位音樂美學的學者啦。”這正是張洪模先生自己翻譯實踐中獲得的深切體會和經驗。這時期,他翻譯了《音調論》,這是一部學術價值很大,且行文極爲晦澀的專著。美學方面,他還與人合譯了《蘇聯音樂美學問題》。此外,他還翻譯了《論音樂表演藝術》《威爾第評傳》《民歌采集須知》等。

  經曆了文革時期,改革開放之初,他影響最深遠的工作體現在綜合性《外國音樂參考資料》刊物的主編和翻譯上。這本刊物引介了國外作曲、美學、表演藝術等方面的信息,內容豐富,具有重要的學術價值。《外國音樂參考資料》的重要意義在于,那是一部改革開放初期艱難探索環境下的內部參考性刊物,是了解外面世界難得的窗口,因此深受國內學界和廣大青年的喜愛。在那個時代,國家的文化事業百廢待興,當時的年輕學生們可謂充滿了求知的欲望和旺盛的活力。《外國音樂參考資料》正好滿足了求知若渴的青年學子們的需求,成爲那個時代學術文獻中一個非常光鮮的亮點。

  這時期他與時俱進,在作曲技術方面先後翻譯了《格裏格的和聲研究:關于他對印象派音樂所作貢獻的探討》《20世紀的作曲技法》,這是改革開放的新形勢下,比較大膽地引進曾被視爲異端的西方作曲技法的兩部譯著,爲我國作曲學科的新發展起到了開拓性作用。


  (2011年張洪模夫婦生日合影)

  離休後,張洪模先生作爲文化部翻譯高級職稱評委,中國音協美國音樂研究會理事、中國翻譯工作者文學藝術委員會委員,享受國務院頒發的特殊貢獻津貼學者,仍筆耕不辍,一直沒有停下翻譯的腳步。這時期他的翻譯著作有《俄羅斯作曲家與20世紀》(此譯著填補了與蘇聯隔絕後蘇聯音樂學術研究的空白)、《歌劇經典》,以及原文歌劇腳本《鮑裏斯·戈都諾夫》《葉甫根尼·奧涅金》《爲沙皇獻身》《夢遊女》《愛斯米爾達》的翻譯等。此外,他還爲音樂愛好者編寫了《柴可夫斯基傳》《格裏格傳》等。

  難得的是,年近90,張洪模先生還主編並完成了《現代西方藝術美學文選——音樂美學》的翻譯。這是一部帶有挑戰性的專著,體現了先生不衰的敬業精神、精湛的翻譯技藝和深邃的思想。

  除了大量譯著外,半個多世紀以來,張洪模先生還在衆多刊物如全國多家音樂院校學報、《人民音樂》《中國音樂學》《音樂研究》等刊物發表大量文章和翻譯文獻。作爲學校資深的翻譯學者,他是我國專業音樂文獻翻譯教學的開拓者,爲祖國的音樂文獻翻譯事業培養了諸多優秀的翻譯人才。他治學嚴謹,對學生要求嚴格,他給學生們修改的翻譯作業使學生們歎服並日後常常提起,他將自己的翻譯經驗無私地奉獻給了年輕的一代學人。

  值得提及的是,張洪模先生的奮鬥人生充滿著對祖國、民族深切的愛,他早年在解放前夕的北京,不顧生命安危積極投身革命,加入中國共産黨,爲祖國的解放事業做出自己的努力,就充分證明了這一點:他漫長的70余年從未停止事業的腳步,爲祖國音樂文化事業貢獻終生更是體現在這一點上。


  (2018年生日,與關門弟子,黃枕宇老師一家合影)

  總結張洪模先生的翻譯道路,可以說,他的翻譯實踐從一個側面,具體生動地反映了我國作曲技術理論、音樂美學、音樂史學、表演藝術建設漫長曲折的發展曆程。爲此,于潤洋先生對翻譯家張洪模曾有過這樣的一段評價:

  “新中國半個世紀對西方音樂精華借鑒和吸收的重要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而西方音樂文獻翻譯工作對此做出了重要貢獻。這離不開我國有一支高水平的專業翻譯隊伍,而洪模同志是這支隊伍中的一位傑出的領軍人物,他對多種西方語言的精深掌握,對西方音樂文化的深入認識,行雲流水般的文采,以及他在一生工作中不懈的執著精神,使他成爲新中國音樂翻譯事業中難得的、不可替代的人物”。


  中國音樂界一位兢兢業業、譯著等身的翻譯前輩走了,他取得的事業高度,或許我們只能仰望,因爲,那是一座難以企及的音樂翻譯成就之豐碑。除了仰望和緬懷,我們還將繼承和發揚張洪模先生的敬業與奉獻精神,將先生鋪就的道路繼續延伸,並不斷拓展。

  張洪模教授千古!


  张洪模教授告别仪式兹定于 2020年8月25日上午7:00点,在八宝山殡仪馆梅厅举行(疫情期间,人员限流,望谅解)。

  聯系人:黃枕宇

  聯系電話:13651381609

  

  • 相關附件:
  • 相關鏈接: